新闻公告
当前位置:首页本馆概况新闻公告
“深商”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2018/11/07

深商研究会创始人、人文学者老亨做客“唤起城市的记忆”系列讲座

 

讲座现场座无虚席,深商故事在观众当中引发强烈共鸣。

 

人文学者、因特虎民间智库创始人老亨在讲座现场。

 

《深商简史》老亨 着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18年10月

    “古有晋商、徽商,今有港商、台商,正在迅速崛起的是深商。”近日,由福田区图书馆和深圳商报《文化广场》联合举办的“唤起城市的记忆”系列公益讲座第九期在福田区图书馆举行。人文学者、因特虎民间智库创始人老亨携新书《深商简史》亮相,并讲述他眼里的深商发展史和深商精神。

    老亨同时还是深商研究会创始人、常务副会长。他从上世纪90年代末、二十世纪初,开始对“深商”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崛起的新兴商业力量进行研究,是最早对“深商”进行系统化梳理研究的学者之一,着有《深商简史》《深商的精神》《十字路口的深圳》《入深圳记》《因特虎深圳报告》系列丛书等作品。他首倡“深商”概念,并自称“深圳主义”着,可以视为“深商”研究理论体系的奠基者。

深商不是一天炼成的

    讲座伊始,老亨提出“深商”可作为改革开放后形成的独立商帮看待。不过,才露出小荷尖尖角的深商可不是一天炼成的。

    老亨从陆地、海上两个地理因素分析了深商之“炼成”。从陆地上说,深商来源于广府商人、潮汕商人、客家商人等广东三大民系的商帮。从海上来看,港商和台商直接促成了深商的发展。黄东和称,“港商挺进蛇口、跨过深圳河,成为深商开埠的东西两个码头。蛇口招商局的一声炮响,把商业启蒙再次带回中国大陆,其所引领的商业革命、观念革命的影响是巨大的。”这些,被他称为“深商前传”。

    不过,在老亨看来,真正找到深商最初发展模式的是从东端——东码头开始的。成熟的技术、产品、市场、资金和人才,从这里被引进到深圳。以“三来一补”为代表的出口工业,有巨大的土地红利、人口红利,这是深商的“第一桶金”。接下来,“台商把先进的IT技术引到深圳,深圳因此赚取了知识红利、技术红利的第二桶金。”他表示,“围绕新产品的开发形成了产业配套,这产业配套规模越来越大,不可替换,使得华强北成为亚洲电子产品的交易中心,也成为亚洲电子产品的末端创业中心。”也正是在华强北,“深商”完成了“成人礼”。老亨表示,华强北从早前“山寨经济”到后来的“创客经济”,其实大有创新的成分。

    当前,“深商面临涅槃”。在全球竞争合作变数越来越多的今天,“从原理出发的创新”应该是中国接下来努力的方向,也是深商努力的方向。

    他指出,华为代表深圳制造、中国制造已经取得骄人成就。即便如此,华为这种只凭企业单枪匹马进行创新的模式,空间是有限的。要想领先世界,就必须和其他商帮、族群搞好合作关系。没有全社会的协同创新,企业创新是走不远的。

1.0到4.0版本演化

    不可否认,在当代中国商业版图中,深商已经成为一支年轻、有冲劲的商业力量。那么,支撑这股力量的精神是什么呢?在老亨看来,深商精神经历了1.0版本到4.0版本的演变。

    老亨表示,深商精神的1.0版本表现为“敢闯、敢创、敢吃第一只螃蟹的创新精神”。而“平等、诚信、小政府、大社会”,所体现出来的契约精神,是深商精神的2.0版本。“深圳摆脱了上世纪80年代草创时期的粗犷发展阶段之后,‘小政府、大社会’的优势越来越明显,政府对企业的干扰小,在这样的大社会、大商业当中没有绝对权威,大家相对平等,所以互相做交易的时候,自然而然遵守契约精神。”

    而追求卓越、专注做好一件事的匠人精神,老亨称之为“深商精神的3.0版本”。他说,匠人精神在竞争饱和的时候,显得尤为重要。

    在老亨看来,目前深商精神进入具有“妥协精神”的4.0版本,在这种精神的驱使下,深商推动整个社会朝向好商量的方向发展。他说,“这个阶段的深商,对待‘生意’有了更加人性化、社会化的理解,开始注重反哺社会。”事实上,许多公益组织如“狮子会”都是从深圳发轫,进而影响全国。“美善财富榜”,也是最先在深圳开始评选的。这都不是偶然的现象。

    老亨的观点在现场观众当中引发强烈共鸣。一位观众有感而发,“三流企业做产品,二流企业做品牌,一流企业做标准。深商还在全国制订了很多标准,这个标准不仅仅是企业的标准,还跨界到公益慈善界等。”

    “以创意为瑰宝,以实利为衡准,事事敢为天下先。”老亨归纳称,深商精神最可贵的品质是“创意”。“深商之所以傲视群雄,土地、资金、技术都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人的创意。”他说。

当今商业文明最佳样本

      “从移民城市的某些天赋到一个城市的商业基因,深圳的城市气质和全国其他城市大为不同。”不仅如此,在深商领域耕耘多年的老亨认为,深商也不同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传统商帮。

    “徽商‘贾而好孺’,晋商‘学而优则贾’。”老亨表示,深商可以视为改革开放之后的新粤商。新粤商开风气之先,喝“头啖汤”,吃“第一只螃蟹”,具有敢为天下先的气魄和勇气。在地缘上,这里多元文化交织:大陆文化和海洋文化、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、外来文化与本地文化等相互交融,它的心态是开放和包容的。

    也因此,粤商能够容许新的商业基因不断加入,使得深圳成为北方移民、北方文化在广东的“飞地”;也使得深商作为商帮新锐,作为新粤商的一分子,在短短近40年的时间里,孕育出了与众不同的商业精神和商业气质,也为粤商未来的发展带来全新的变数。而未来,在粤港澳大湾区概念下,深商群体也将面临更大挑战和机遇。

    最后,老亨表示,深圳以商立市,当今商业文明研究的最佳样本就是深商。而深商研究、深商学是深圳学派的基石、支柱、重头戏。

 

 

深圳商报记者 刘娥 /图 2018-11-06

 

返回
×
公告